股权代码:103155

把司机变成“打工人”后,滴滴又瞄上了菜贩们

发布日期:2020-12-02 10:28:45 发表者:admin 浏览次数:35次

今年以来,多家互联网企业相继入局社区团购,颇有当年百团大战的硝烟味儿。

QQ截图20201202103206.png

让人意外的是,和电商及本地生活最不相关的滴滴却成为目前领跑的那一个。出行战场之外,滴滴再次展示了对“传统行业”摧枯拉朽的冲击力。


双十一当天,滴滴宣布橙心优选日订单已突破1000万单,成为行业第一。


滴滴的领先源自决心和基因。


滴滴创始人程维在内部表态, “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大批技术和运营业务骨干派被往橙心优选,同时在外部大规模招聘行业人才。


把司机变成“打工人”后,滴滴又瞄上了菜贩们

在部分入驻城市,橙心优选推出了“橙心优选99水果季”活动,0.99元可任意挑选多种水果。滴滴驾轻就熟的 “补贴换市场”战术让个体经营的菜贩、果贩毫无招架之力,一边收割用户,一边瓦解线下渠道,随着市场竞争的白热化,未来菜贩果贩们另谋生路的故事还将不断上演。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滴滴主营业务和社区团购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其中的补贴玩法和地推能力是相通的,网约车战场上的故事完全可能在社区团购领域重新上演。

QQ截图20201202103212.png

 资本巨兽,垄断基因

理解滴滴的逻辑,需要理解滴滴背后的资本。


在滴滴的核心管理层中,程维和CTO张博是创始团队,亲身经历了滴滴估值在五年之内从80万人民币到500亿美元的膨胀,柳青和朱景士则是来自高盛,再加上董事会各大资本汇聚,让滴滴的很多业务决策与资本逻辑高度一致。


再加上2018年网约车安全事件打乱了滴滴的上市进程,无论是背后的资方还是管理层都急需上市套现,讲故事,撑估值就成为了滴滴的不二选择。


在这个大逻辑下,“补贴换市场”就成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效率要极致,规模要最大,直到最终在一个市场实现垄断,获得定价权以抬升利润。


把司机变成“打工人”后,滴滴又瞄上了菜贩们

这一点上,中国很多城市的出租车司机们有着切肤之痛。起初被滴滴送米送油送话费,拿到手软的冲单奖吸引进来,帮助滴滴早期迅速扩充运力,当滴滴的网约车平台做大,出租车司机们有一天发现优质订单都流向了网约车,出租车来自滴滴的订单越来越少,无可奈何之下,只能一边忍受着低收入一边成为垄断平台的“打工人”。


 以安全之名,困司机于“系统”

被困在滴滴这个巨大“系统”中的不只是出租车司机,“亲儿子”网约车司机也不例外。


很多网约车司机都遇到过被滴滴神访人员抽查的事情。滴滴司机都知道,滴滴是严格禁止司机多平台接单的,不管有多少个网约车平台选择,滴滴只允许选一。为此,滴滴会安排神访人员,进行钓鱼式抽查。


如果司机用一个手机,安装多个平台,后台可以直接查出来。有些师傅为了躲避后台查处,用多个手机进行多平台接单。神访人员的钓鱼,专门针对多手机多平台接单。


神访人员抽查方式,又分为两种不同情况:第一种,神访人员在其它平台叫车后亲自乘坐,观察司机是否有其它手机在接收滴滴平台的播报、听单,然后记录下车牌,并在系统确认是否是注册的滴滴司机。第二种,神访人员在其它平台叫车后不坐车,直接取消订单,通过获取的车牌号,在滴滴后台查询相关资料。


如果一旦核实有多平台接单情况,司机很快会收到扣分处罚,一次性扣除所有安全分。一旦安全分被扣,司机就会留下不良安全记录,就很难再像以往一样接单了,流水很难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QQ截图20201202103220.png

滴滴的行为是最典型的要求司机必须“二选一”的行为。


近期国家新出台的反垄断政策,明确提到了,要求交易相对人在竞争性平台间进行“二选一”是垄断行为。


对于司机多平台注册、接单,交通运输部的网约车管理规定里,是没有禁止的。司机希望多多平台接单,无非是想拉更多的单、挣更多的钱。


不过到了滴滴这里,以安全为借口,仍然禁止司机多平台接单,对司机进行处罚,变相搞“二选一”,把司机困之于滴滴构建的庞大“系统”之中,让数百万司机和他们背后上千万家人的生计成为滋养滴滴这个私营企业的养分。


把司机变成“打工人”后,滴滴又瞄上了菜贩们

 资本和技术终究要为人服务

过去十年,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潮加上资本的加持让中国本土诞生了滴滴为代表的一批巨头,他们受益于这个时代,在移动互联网红利期的那几年,摧城拔寨造就了大批亿万富翁。


滴滴们的崛起和一路攻城略地的套路,源自于时代,却必须要面对新的时代。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在技术层面,已经进入了瓶颈期,互联网带给社会的边际效应已经在迅速递减,这种递减也给互联网企业自身的发展带来了挑战,它们渐渐地无法像互联网蛮荒时代那样攻城略地了,不得不俯下身子做一些脏活累活辛苦活,而他们一俯下身子,就与最底层的民生迎头相撞了。


出租车司机、网约车司机、菜贩、果贩,他们是社会民生的支撑,也是最脆弱的个体。资本取之于民,当用之于民。资本推动的科技的发展,应该普惠大众,而不是让大众的生活,越来越捉襟见肘。